返回首页 设为主页 加入收藏 企业邮箱 证书查询

点击这里给我发消息在线客服
全国服务热线:4000-780-115
8:30--18:00

移动互联网的通用标准入口——企业信息化服务
企业信息化服务是在商务部政策指导下,在国家提出推进工业化和信息化深度融合的大背景下,响应中央提出的互联网+的指导精神,由移动电子商务研究中心发起,联合诚信中国、手机应用市场、移云浏览器、手机运营商、微信等众多企业和事业单位参与和支持下建立的移动互联网上网通用入口资源。企业信息化服务基于几亿手机用户上网行为分析,依托于移云浏览器、诚信中国、APP客户端、诚信商城和网站联盟,采用国际领先的搜索技术PopRank算法而发出的精准营销平台...
联系电话:4000-780-115
当前位置:首页 > 中心动态
中心动态

新零售上半年“阵亡”名单

时间:2018-08-22 点击量:160

  这个时代变了,变化太快,在新零售战场,新物种来也匆匆,去也匆匆,一夜之间能一鸣惊人,一夜之间也能关门大吉!

  2018年上半场,风口上的新零售企业有多少倒下了呢?

  GOGO小超

  “GOGO小超”、“GOGO无人超市”是一家公司,按理说,两家平均客单价为33-37元,平均单日流水1300-1500元,不算后台研发成本,也已实现盈利了呀。

  没想到的是,营业了4个月后,“GOGO小超”“GOGO无人超市”被曝出停运

  更悲催的是,很多员工都还没拿到工资。

  “停止营业”的通知单,落款日是2018年1月22日,让人不禁心凉凉。

  ■ 诊断原因:出错“拳”

  扩张太快,去年8-9月,GOGO无人超市、GOGO小超几乎同时上线。为了抢占市场先机,短短2个月,GOGO小超扩张500多个点位,步子迈得太大。

  雪上加霜的是,投放点位选择错误。GOGO小超将大部分点位,投放在保险、贷款、销售、客服等,避开朝九晚五上班时间,且流动性强的行业,导致货损率严重。

  领蛙

  领蛙可以说是抢占了风口,2015年7月就成立了,是较早进入无人货架领域的玩家之一。

  有千万资金、近4000优质网点,在无人货架领域,应该算是比较成功的。

  然而,1月12日,便利蜂宣布以数千万的价格收购领蛙。而这事发生后,创始人蒋海炳还被蒙在鼓里。

  当记者问他:请评价一下便利蜂投资领蛙。他说:

  我一下子就懵了,我说我昨天还在联系新的投资人,怎么可能今天就卖掉,更何况我是股东,也是董事,怎么会不知道。

  ■ 诊断原因:与投资人意见不一

  蒋海炳的说法,公司本走精细化运营路线,投资人则认为需要继续扩张以配合融资,因此发生了“孩子被卖家长不知情”的闹剧,

  领蛙尚有能力运营,结果却被“死亡”,实属名单里一个独特的存在。

  七只考拉

  去年2月成立,创始人和联合创始人履历牛逼,曾经任职于互联网大佬企业——京东和阿里,其他成员也都来自颇有名气的零售企业。

  按理说,这么有实力背景的人组成的创业团队,公司自然有一定的实力。

  结果,1月16日,一位自称是内部人员表示:

  七只考拉已解散BD团队,BD团队散伙,昨天团队吃了散伙饭。

  在社交平台脉脉上,也有用户匿名表示:

  七只考拉出事了,开始大裁员了。

  一位撤柜人员说:

  去年就开始撤了,全北京的都撤了,就剩中关村这几家了。公司关了不做了,90%都裁了。

  联合创始人单长江的回应是:

  没有倒闭,但方向有变化,货架业务是停了。

  ■ 诊断原因:提前进入“过冬模式”

  创始人称停止货架业务是战略调整,这是七只考拉第一代产品,第二代产品将在年内推出,并强调了机器成本将会骤降。

  尽管无人货架不以城市扩张为目的,但居高不下的成本终将扛不过烧钱速度,终究不是能长期以单点撑起利润的运营项目。

  哈米科技

  哈米科技成立于2016年10月,创始人赵文强在零售和O2O行业有多年经验,曾任窝窝团VP。

  此前共完成4轮融资,投资方包括云启资本,元璟资本,真格基金以及点亮基金,易果,名川资本。

  6月20日消息,办公室零食货柜“哈米科技”发布内部信,宣布倒闭。

  将以等估值的股票抵发员工部分工资;若不接受抵发方案,可到HR办理离职手续,工资发放到本周五。

  ■ 诊断原因:造血能力不足

  行业融资速度远远赶不上烧钱补贴的速度,一个盈利困难,连员工的工资都难以支付的企业,怎能收拢人心陪它一起打江山?

  尽管哈米对外宣传只是业务调整,但在现在的市场背景下,哈米的调整余地能有多少值得怀疑,未来能否起死回生,还真是一个大大的问号。

  豹便利

  有网友爆料,猎豹移动旗下办公室无人值守货架豹便利,疑似全面停止铺货,项目所有货架、设备和物品等全部出售折现,猎豹无人零售项目折戟。

  2017年12月,猎豹低调入局无人货架,豹便利已铺设1000点位。

  彼时,猎豹移动官方给出回应称:

  豹便利从11月初开始运营,不到2个月的时间,已在线下铺设5000个点位,2017年年底将冲击1万个办公室点位。

  ■ 诊断原因:难逃货损魔咒

  投资周期长,货损太大,亏损严重,搁在无人货架头上的三把刀“豹便利”同样逃脱不了。豹便利负责人则称,目前处于调整状态,主要原因为了和目前猎豹的AI+机器人战略更加协同。

  当这条路走不通的时候,就开始寻找另外一条路为自己加码,但前期遇到的问题不解决好,又怎敢保证换一条路走就能走通呢?

  果小美

  近日,无人货架头部企业果小美上线了“宝贝仓”业务,整体模式接近微商,而跟原来无人货架业务关联不大。

  果小美是无人货架领头企业之一,累计获得超5亿元的融资。

  截止到今年4月,果小美无人货架已服务超8万家企业,业务覆盖59个城市,货架终端数量为近10万个,日均交易额超过百万元。

  让人惊讶的是,强悍的果小美也出现在“死亡名单”中。

  在今年上半年无人货架“倒闭”潮中,果小美也先后被曝出融资不顺、裁员、撤站等新闻。

  ■ 诊断原因:业务创新能力弱

  果小美的人才结构相对单一,主要是以BD和采购为主,所以在业务创新上也比较弱,没有核心竞争力。

  目前来看他们转向线上的模式和市场上其他模式相比,也没有很创新的地方,仍面临强大市场竞争,转型效果难预料。

  小 结

  迎着风口,无人货架铺天盖地地袭来。可以肯定的是,新零售时代,给新物种的发展创造了很多机会。但让人唏嘘的是,很多新物种难能经得起市场的考验。

  这一年多来,我们也看到,无人货架在商业模式上存在很多缺陷,比如,无法单独盈利、激进的点位铺设、经不起考验的人性、货损率严重、融资速度赶不上烧钱速度等等弊端……

  下半场的趋势确实要加码线上,无人货架可以尝试从产品类型、产业的形态和场景上做延伸,脱离嗷嗷待哺的形象。零售无边界,我们也应该思考,未来的市场不仅比拼的是谁先抢占先机,更重要的是看商业模式的创新性。

  在这个激烈的市场上竞争,各位都想分得一杯羹,有哪些新兴品牌能鹤立鸡群,还有哪些企业要面临重新洗牌,我们不得而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