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首页 设为主页 加入收藏 企业邮箱 证书查询

点击这里给我发消息在线客服
全国服务热线:4000-780-115
8:30--18:00

移动互联网的通用标准入口——企业信息化服务
企业信息化服务是在商务部政策指导下,在国家提出推进工业化和信息化深度融合的大背景下,响应中央提出的互联网+的指导精神,由移动电子商务研究中心发起,联合诚信中国、手机应用市场、移云浏览器、手机运营商、微信等众多企业和事业单位参与和支持下建立的移动互联网上网通用入口资源。企业信息化服务基于几亿手机用户上网行为分析,依托于移云浏览器、诚信中国、APP客户端、诚信商城和网站联盟,采用国际领先的搜索技术PopRank算法而发出的精准营销平台...
联系电话:4000-780-115
当前位置:首页 > 中心动态
中心动态

互联网巨头必争之地:信息消费正显著改变农村

时间:2019-05-21 点击量:57

“现在上门来买东西的人使用现金的还是占多数,毕竟我们这里是农村,但使用微信和支付宝付款的确是越来越多了。”张咏是江西农村地区的一位老板娘,常年经营着一家小超市。近日,她在接受第一财经记者采访时如是介绍。

信息化浪潮的蓬勃兴起为农村信息化的发展营造了强大势能,国家也在逐步加大农村电信基础设施的投入,并降低电信用费。这些因素都在推动农村信息消费的增长。

综合开发研究院(中国.深圳)新经济研究所执行所长曹钟雄对记者表示:“未来,农村的信息消费将成为互联网发展的一个新市场。如果能解决农村电信基础设施建设尚不完善和消费观念等问题,农村的信息消费有望与城市消费并驾齐驱。虽然目前还有一段距离,但不可否认的是,农村信息消费将是未来互联网巨头们争夺的新领域。”

小店老板娘的转变

信息消费是一种以信息产品和服务为消费对象的经济活动,主要包括智能信息终端产品、软件产品及服务等方面。

目前,信息消费已成为创新最活跃、增长最迅速、辐射最广泛的新兴消费领域之一。中国互联网协会发布的《2018年中国互联网产业发展报告》预计,2018年我国信息消费规模约为5万亿元,同比增长11%。其中,信息服务消费规模首次超过信息产品消费,呈现结构性变化。

工信部赛迪研究院软件所所长潘文表示,我国信息消费呈现高端化、智能化、泛在化趋势,智能硬件范畴正从电脑、手机发展到可穿戴设备、智能汽车等,应用场景也从个人向家庭、城市不断延伸。

事实上,很多在城市里的信息消费模式开始向农村转移,尤其是移动支付。农业农村部发布的《农业农村信息化发展前景及政策导向》显示,到2017年底,我国农村地区网民线下消费使用手机网上支付的比例已提升至47.1%。

手机支付是信息消费中软件服务的一种,它在消费层面拉近了农村和城市的距离。将近40岁的张咏年轻时在大城市打工多年,对新生事物抱有一颗好奇之心。一年多以前,她发现上门来买商品的顾客越来越多地使用微信或支付宝付款。

她说:“顾客大多是附近的村民,基本上就是老年人、体弱的男性、在家照顾娃的中年妇女和在附近工厂打工的年轻人。大概一两年前吧,村里的年轻人,以及一些在外务工的年轻人回家时,过来买东西都要求使用微信或支付宝付款。一听说不能,扭头就走。”

走的客人一多,张咏就拜托朋友为她的手机设置了收款二维码,并打印下来张贴在店门上。

移动支付频次变多的背后,是农村网民数量的大幅增加。据统计,到2017年底,我国农村网民规模达2.09亿,占我国网民总量的27%,农村互联网普及率上升至35.4%。

作为一位精明的老板娘,张咏早早地就在小超市里开通了无线网络,并将密码对外公开。一到闲暇时间,尤其是夏天的傍晚,周边工厂的工人下班后,就会到她店门前来蹭网络,刷个小视频或下载个电影,好打发晚上的时光,这为小超市带来不少人气。

娱乐和教育类信息消费或快速增长

信息消费中的智能信息终端产品也越来越受到农村消费者的欢迎。

今年农历新年,老家在安徽农村的李月赶在回城上班之前,为留守老家的母亲购买了一台55英寸的智能电视机。她对第一财经记者说:“老人待在老家寂寞,我就想着给她买个好点的电视机。不贵,国产的大品牌,2000多元。”

对于李月将近70岁的母亲来说,新电视机最主要的功能是她可以随时点开闺女推荐的电视剧,或者乐呵呵地看着隔壁家小孩上门来下载学习软件。

安徽乡镇的一位电视机代理商对第一财经记者介绍:“我也没具体数过卖了多少台,但这两年智能电视机确实越来越好卖。买家一般分成两种:一是儿女给老人买,不管是因为孝顺还是为面子,都偏向于买智能电视机;二是留守妇女,她们不太看得上老款电视,最近有款金色边框的智能电视比较受追捧,卖价比同类型的电视机要高一点。”

虽然信息消费已经在逐渐改变农村的消费习惯和消费结构,但曹钟雄认为,目前农村信息消费层次还相对较低,更多的是以交流为主。 “信息消费渗透到生活的内容还相对较少,但是在网购、内容消费等方面表现突出。特别是农村网络零售额持续快速增长,增速明显超过城市。”

他认为,未来随着电商下沉到农村,农村的信息消费将会得到提升,比如娱乐性方面的信息消费将会得到新发展,包括网络视频、网络剧、网络游戏等。此外,教育在农村愈加受重视,农村儿童网络教育上的消费也将呈现快速增长。

曹钟雄还提到,除了城市网民和18~40岁的消费主力,未来信息消费还有两个新市场:一是年龄段向低幼和老龄拓展,二是由城市向农村拓展。“未来信息消费增长的关键在于高性能智能手机的普及。随着手机价格不断下降,农村信息消费将会呈现新的增长,农村和城市之间信息消费的差距将会逐步缩小。”

他建议,未来除了更需要在农村地区加强信息接入能力,推进农村和偏远地区宽带网络覆盖和升级之外,还需要及时出台相关政策,加强信息消费安全和不良内容等方面的监管。

事实上,政府的动作正在加速。截至2018年5月,农业农村部开展的信息进村入户工作已经进入第五个年头,按照“有场所、有人员、有设备、有宽带、有网页、有持续运营能力”的“六有”标准,农业农村部在试点地区的每个行政村建设了益农信息社。据了解,建成运营的益农信息社已超过16.9万个,累计培训村级信息员53.6万人次,为农民和新型农业经营主体提供公益服务7900万人次,开展便民服务2.33亿人次,实现电子商务交易额167亿元。

此外,农村地区还将开展大数据、数字农业建设、农业特色互联网小镇试点等。